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要览->要闻快讯

临港15年15人 | 崔维成:临港效率和长三角一体化战略让深渊探测完成了两次提速

2018-12-03点击次数:

五年里,“彩虹鱼”团队在临港从无到有,再到挑战11000米的马里亚纳海沟成功。崔维成认为,“彩虹鱼”团队的成功与临港的帮助密不可分,从厂房建设到资金,从人才团队再到团队成员小孩上学,事无巨细,给与了至关重要的支持。

编者按:2003年11月30日,上海临港新城管理委员会和上海临港经济发展(集团)有限公司挂牌成立。临港开发拉开了大幕。

作为上海面向未来的战略空间,15年来,临港地区始终坚持产业开发、基础设施、城镇建设、生态环境、产城融合“五位一体”全面发展,逐渐成长为一座产业高端、生态优良、宜居宜业的滨海未来城,初步建成了“体现国家战略、体现上海优势、体现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产业基地,初步建成了“生态优良、宜居宜业、功能完整”的综合性节点城市的基本形态。

15年筚路蓝缕,15年整装再出发。那些与海为伴,与城相融的日子里到底发生了怎样的故事?我们选取了临港15年里的15个人物,来听听他们的临港记忆。

在现任上海海洋大学深渊科学技术研究中心主任崔维成心里,选择临港的理由有很多,包括适宜的地理位置,充裕的项目资金支持,优秀的营商环境,充足的科研人才储备,但最打动他的,还是临港人务实肯干的精神。

五年里,“彩虹鱼”团队在临港从无到有,再到挑战11000米的马里亚纳海沟成功。崔维成认为,“彩虹鱼”团队的成功与临港的帮助密不可分,从厂房建设到资金,从人才团队再到团队成员小孩上学,事无巨细,给与了至关重要的支持。

临港效率帮助他实现三年冲击11000米深海

作为我国首个万米级载人潜水器“彩虹鱼”号总设计师,崔维成从2013年来到临港后,三年潜心打磨:2014年,完成第一个全海深的着陆器研制和无人潜水器的设计;2015年,完成无人潜水器和着陆器的4000米级海试;2016年,完成科考母船“张謇号”的建造,无人潜水器和3台着陆器利用新的科考母船去冲击马里亚纳海沟,挑战11000米取得了成功。

今年11月25日,崔维成团队又从上海芦潮港起航,前往马里亚纳群岛海域,将在全球大洋最深处——“挑战者深渊”区域海沟开展一系列深海装备试验和科考取样。

在崔维成看来,这一切都源于当初一个偶然的选择。2013年,他辞去中船重工702所副所长职务后,面对清华、交大、浙大等多家院校的邀请,一度不知道去哪里继续自己的深海探测事业。在一次偶然的接触下,他接触到了临港海洋大学等一批临港人,“他们非常支持和理解我的事业,并且临港人本身踏实肯干的精神也让我心生触动,于是就想留在这里,继续完成自己的深海探测事业。”

记者在来到海洋高新园区1号楼,“彩虹鱼”研发团队办公楼前,看到园区内都是写字楼的模样,但到了1号楼里,俨然一副工厂生产车间的模样,深水池、压力桶、“彩虹鱼”概念模型等放满了整层办公楼。

“来到临港后,我们2个月就完成了团队组建,4个月就通过在报纸上刊登寻船启示的方式,完成了科考母船的建设。恰好,团队还赶上临港建设海洋高新园区的好时机,园区为了我们的入驻,专门定制了1号办公楼。海洋大学还为我们团队提供了住宿、实验室以及关键设备购买等支持。”崔维成告诉记者,做“彩虹鱼”号设计、建造完善科考船、建设生产车间,这三件事情从串联变成了并联,节省了大量的时间,于是在来到临港的第三年就完成了挑战11000米的目标,临港的高效率令他感叹。

长三角一体化成为第二次“加速度”的机遇

崔维成得到的第二次大机遇便是迎来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如果没有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就不会有这个航次。”在开始“彩虹鱼”2018马里亚纳海沟海试与科考钱,崔维成告诉记者,临港地区知道他们正准备在浙江舟山建设彩虹鱼(舟山)海洋战略新兴产业示范园,给予了大力支持。

“浙江在海洋经济方面也有自己独特的优势,在长三角一体化的背景下,我希望将浙江和上海的资源对接起来,落实产学研一体化,将产业化的一部分放在舟山,研发总部放在上海,形成从基础研究到产业开发完成的全过程。”崔维成表示,他赶上了长三角一体化的新时代,在这个国家战略的支撑下,在海洋大学和西湖大学两所高校的支持下,深海探测事业得到了提速,并且这次海试与科考的经费也是由两校共同承担。

据了解,今年10月,海洋大学和西湖大学达成战略合作协议:西湖大学聘崔维成为深海技术讲席教授,上海海洋大学继续聘崔维成为深渊科技研究中心主任;两校联合建设深渊科技流动实验室,全方位加强人才培养和科研合作。

“根据不同的定位,西湖大学出思想,上海海洋大学出样基,这样可以加快彩虹鱼市场化、产业化成果转化,形成完整的产学研体系。”崔维成认为要充分发挥好临港的天时地利人和以及资源和人才优势,再加上浙江的海洋资源,能够让临港达到世界海洋经济的顶级水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