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新闻要览->媒体聚焦

上飞装备积极备战科创板:已成立工作小组,梳理财务接触投行

2018-12-02点击次数:

“现在有科创板的机遇,公司在用开放的态度积极准备。”

11月29日,在位于上海临港的厂区办公室,上海上飞飞机装备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刘汉涛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专访,详述了公司备战科创板的情况,以及对未来的期待。

刘汉涛表示,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下发的《科创板优质企业信息收集表》,目前已经填写完成上交。表格统计的企业信息包括产值能力、科研能力、智能制造能力、技术能力,行业地位等。

被部分投行视为科创板种子选手的上飞装备,2006年由上海飞机制造有限公司第六分厂改制设立,专注于飞机部件生产、智能制造生产线,和飞机和发动机零件、工艺装备的研发设计制造四大产品线,主要客户均为中航工业下属企业、以及中国商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中国航发商用航空发动机有限责任公司等。

上飞装备的一名董事介绍,目前正在接触中介机构,比较偏向于在上海本地有项目团队、专业度高的,有过军工、智能制造项目经验的券商团队,“如果说是没有上海本地团队或者兼做我们这个项目的,我们是不会选择的。”

科创板培育企业情况梳理表已经上交

此前多家上海科技公司向澎湃新闻记者透露,近日公司确实收到了上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下称上海市经信委)下发的《科创板优质企业信息收集表》。

“表格是由上海经信委统一下发,经临港管委会转过来,目前也已经填写完成上交了。”刘汉涛指出,表格对企业的一些信息进行了统计,包括产值能力、科研能力、智能制造能力、技术能力,行业地位等。

刘汉涛介绍,上飞装备经过2016-2017年的战略转型,成功进入高速发展的快车道,预计今年将实现营业收入1.5亿至2亿元人民币。

目前,上飞装备的厂房面积达到14000多平方米。其中,6000-7000平方米用于智能制造,另外一半则用于飞机大部件、飞机组件的生产及装配。

接下来,上飞装备计划完善产业链、提升产能,下一步计划厂房面积将达30000平方米。营业收入方面,明年达到3亿,后年5亿,3-5年达到10亿。

在科研方面,刘汉涛表示,目前上飞装备大规模投入研发,主要的成本是人力资源成本。上飞装备的研发人才大都是从国内各大飞机制造企业过来的高精尖人才,公司全部员工216人,其中研发人员就有50人,占比达到23%,即使是飞机部件及组件的装配队伍也都是高级蓝领。

不过,刘汉涛坦言,尽管目前国内对飞机的需求很大,但飞机制造的产能远远不足,主要问题在于我国航空事业起步晚、自动化程度不高,没有形成产业链集群效应,此外也存在一些“卡脖子”的难题。

上飞装备成立至今,一直承担飞机工装研发生产任务,产品涉及雷达罩、机头、机身、中央翼、机翼、垂尾、平尾、发动机吊挂等,项目涵盖现研发飞机几乎所有型号。

值得注意的是,在国产民用客机制造方面,上飞装备参与了ARJ21、C919等民用客机的零件制造及工艺装备的研制,待自身能力提高后有望承接批生产业务。

“备战”科创板

上飞装备本身早有上市计划。

“本来想做做扎实计划上上交所的主板市场,而且上市时间本来也是想放在三年以后的。” 谈及上市愿景,刘汉涛表示,现在有科创板的机遇,目前公司也在用开放的态度积极准备。

上飞装备的一名董事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历史沿革在2016年就梳理过了。近期梳理的是2017年和2018年的财务,因为这个时间对于任何一家企业和中介机构来说都很紧张,所以也在成立专门的工作小组,都在沟通过程中。

根据上海证券报11月28日报道,有多家头部券商的投行部门已瞄上了上飞装备,将之作为科创板的潜在标的。

关于中介机构的选择,前述上飞装备董事指出,中介机构券商目前还没有最后确定,也在接触中。比较偏向于在上海本地有项目团队、专业度高的,有过军工、智能制造项目经验的券商团队,“如果说是没有上海本地团队或者兼做我们这个项目的,我们是不会选择的。”

“能上的话,肯定想拿资金换发展空间,上不了也会积极寻求其他渠道,来获取企业的发展资金。”前述上飞装备董事也坦言,能够坐上科创板第一班车当然是更好,坐不上也有充分的心理准备和其他方案,帮助企业在未来3-5年有更大的发展。

目前,科创板的门槛尚未划定。根据11月14日上交所发布的消息,科创板要聚焦国家创新驱动和科技发展战略,开板初期应“求质不求量”。

11月20日,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前往部分金融机构,围绕“在上海证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开展调研。李强强调,要瞄准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航空航天、新能源汽车等关键重点领域,让那些具有新技术、新模式、新业态的“独角兽”“隐形冠军”企业真正脱颖而出。

上飞装备有哪些科创基因?

在刘汉涛看来,公司最大的亮点有两个:一是作为品牌象征的飞机大部件制造;二是标准化的智能制造黑灯工厂。智能制造主要包括研发、集成、培训、售后服务等全寿命管理,标准由公司制定。

而目前上飞装备最大的瓶颈,刘汉涛认为,就是团队建设、完善产业链及扩大生产规模,“上海给公司留了一块地,对公司很支持。临港管委会对公司问寒问暖,服务很好,也很支持,一直要公司提要求。主要是公司自己条件能力建设的问题。”

未来期待

刘汉涛对上飞装备未来三年的发展,有着较为清晰的规划:

2019年,建成飞机大部件的自动化装配生产线。

2019年-2020年初,建成公司的钣金加工能力、热表处理能力。

在他看来,未来如果上市,可将原本的5年计划缩短为2年,上市后募集的资金将主要用于完善产业链、扩大产能、改进设备和培养研发队伍。人员暂不扩大,主要依靠技术来突破瓶颈。

前述上飞装备董事指出,如果上市成功,募集资金主要用于三方面的项目:

一是要建厂房,扩充产能。有了厂房之后,作业面积大了,产能会得到释放。

二是延长产业链,也就是热表处理能力、钣金加工能力,相关能力建成投产后,整体产值将远远超过现在的产值。

“航空的扩产,一不是小钱,二不是钱到位了人立马就能到位,是积淀的过程。”

三是加大研发投入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产业链完善、技术水平越高,竞争力就会大很多,别人进入的门槛就会很高,利润率也会上来,企业也会进入一个健康良性的循环发展过程中。

不过,刘汉涛也笑言,“不论最终上不上市都会努力,中国商飞也对我们寄予厚望。能进第一批是一种光荣,也能够让公司实现快速腾飞,希望能把企业、产品、人员做成品牌。”(来源:澎湃新闻 2018-12-01)